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 五刃之伤,药之可平。一言成疴,智不能明。
  • 赛后有记者问他:“三双中哪个数据最难打到?”
  • 借有纷解,毁辄随之。故曰:舌端之孽,惨乎楚铁。夷灶诚谋,执戈以驱。
  • 最后,作为这些导论的总结,我要强调:我们尝试单单从那些存在于闲政珉拄社会的政治制度以及关于这些制度诠释的公共传统中基本直觉理念那里,把应用于珉拄社会的“作为公平的正义”这种政治性的正义观念开出来。“作为公平的正义”是一种政治性的观念,部分地是因为它是以一特定政治传统为起点的。我们希望这种政治性的正义观念至少能获得我们称为“重叠共识”(overlapping consensus)的支持,也即一个包括所有相对立的哲学和宗教学说——这些学说能够在一个多少是正义的闲政珉拄社会中存续下去,并赢得人们的忠诚——的共识。①
  • 像“作为公平的正义”这样的正义观念的力量可能体现在:在一个由这样的正义观原则规制下的珉拄社会中存在着的、赢得人们认同的更具整全性的学说,很可能相互融洽地齐聚于一个或多或少是稳定的重叠共识之下。但很明显这是高度推测性的,并且带来了许多尚未得到理解的问题;因为那些学说在社会中能否存在并赢得人们认同,部分地取决于社会境况,特别是取决于当社会在那个公共的正义观念规制下会出现的境况。因此,我们在某种程度上被迫去考虑:一种政治正义的观念所要求那些社会境况,会对该观念自身的被接受产生什么样影响呢?在其他因素相同的情况下,一个观念的稳定程度是高或低,取决于此观念带来的社会境况多大程度上支持那些可以构成一个稳定的重叠共识的宗教、哲学和道德学说。稳定性的这些问题我不能在此详谈。①在此,我们足可以认为,在一个由相互对立而又不可通约的善观念构成的深刻分歧为特征的社会里,“作为公平的正义”至少可以使我们设想:社会统一如何既是可能的又是稳定的。
电话
www.hnyinhe.com